传奇世界私服

原创首发:蚂蚱过境对我国粮食安全的真实影响

  自国科农研院公众号面向全行业征集原创首发以来,我们得到了业界人士的热烈响应和积极支持。征集到了众多来自不同领域专家的文章,对行业发展的思考颇有见地。国科农研院在近期已经发布多篇,并署之以“原创首发”、“重磅原创”,后续仍会继续精心筛选并分期发送。

  本期是国科农研院特约研究员张鑫老师第68篇力作。作者针对蝗灾过境为代表的诸多黑天鹅事件进行阐述,并从我国地理的天然阻隔及历史经验等方面对蝗灾是否会影响我国粮食安全进行预判;同时强调在多重焦虑下,粮食安全的重要性愈发凸显,并由此预测2020年将开启农业资本大年。全文分析全面深入、逻辑清晰,特此刊发,欢迎大家留言讨论。

  特别说明的是,在读者朋友们的建议下,国科农研院对原创作品开通了赞赏功能,欢迎大家对作者的辛苦付出、无偿分享予以肯定和支持。而由于微信公众号运营规则限制,赞赏账户统一设为国科农研院,后续会将赞赏悉数转给作者,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国科农研院的关注和支持!

  2020年我们要经历的黑天鹅还有很多,除了遮天蔽日的蝗虫已经进入亚洲,后面还会有水灾和地震以及磁极移动带来的一连串事件,甚至参宿四。这些事件的直接导火索就是全球气候变暖导致了北方湿润,海平面上升以及极端气候和沿海风浪加剧,气温波动狂躁。未来,世界范围内极有可能湿润地区会变干旱,降雨减少;干旱地区会变湿润,降雨增多。气候的反常变化,往往会很容易滋生出一系列黑天鹅事件,比如病毒,干旱,地震,山火,蝗灾,甚至海水倒灌,沿海地区塌陷等等,出现各种灾难性事件,都是一连串的,不可预测的。

  这几天论述蝗灾的文章较多,笔者一直都有关注,而且还参加了一些新闻媒体的沟通会。但是,真正的农业人都清楚的知道,每年除了蝗灾我国还要应对很多各类自然灾害情况。比如全球气候变暖引起的森林火灾,干旱,沙化,洪涝,低温以及随之泛滥的各种生物灾难、沿海台风、草地贪夜蛾、长江黄河等源头水源地污染等等,其实哪件事情都不比蝗灾对粮食安全的影响小。只不过这次蝗虫对非洲影响极大,还上演了现实版的“漂洋过海来看你”。

  非洲与中国之间,隔着西亚、阿拉伯海和南亚次,直线多公里。但是,这些蚂蚱仅仅用了半个月的时间,也就是于2月8日“蝗军”己经到达印度和巴基斯坦。它们不顾疲劳翻山越岭、跋山涉水、远渡重洋;它们乘风而来,席卷了战乱饥荒的东非大地,越过了海盗出没的亚丁湾,跨过了战火焚烧的阿拉伯半岛,飞过了美伊对峙的霍尔木滋海峡(其实这些地方都没啥吃的),每天以不低于145公里的速度,铺天盖地的抵达南亚。其中按照印度拉贾斯坦邦财政部长的说法,有4000亿只蝗虫袭击了该邦,导致大量农作物被毁,该邦驻扎的70万印军因粮食被吃光而不得不撤军,而巴基斯坦的蚂蚱目前每天大约破坏3.5万人的口粮,如任其发展,国家将会无粮可收,目前预计全国约40%的农作物已经捐给“蝗军”,而且巴基斯坦已经宣布全国进入了紧急状态,在这种情况下还给中国捐防疫物资,真是巴铁好兄弟。这也间接的促使印度和巴铁延续了近百年的血仇也因为蝗灾而暂时叫停,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会不会颁发给这群蚂蚱呢?

  近期联合国粮农组织又呼吁各国加大援助受蝗虫威胁的国家。粮农组织官员表示,蝗虫数量在一年半内增加6400万倍,形成一个60乘以40公里的蝗虫带,每平方公里的蝗虫带可容纳1.5亿只蝗虫。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判断,本次非洲蝗灾的波及区域已经达到265477公顷,规模已经是25年一遇,在部分地区已经是二战后最大的一次。但是,我们仔细研究蚂蚱的迁徙路径,会发现直到现在迁移到了南亚,但是这些波及的地区都是非粮食主产区,所以对对全球主粮的产量、供需结构及价格走势影响非常有限。但是在国内,叠加疫情和中美关系的变化,很多媒体在高度焦虑下逐渐放大了蝗灾对于我国粮食安全的影响。

  2020年才开年,鬼知道我们都经历了什么?但是纵观中国的发展史,多少年的国家治理经验表明,经济形势越复杂,越要稳住农业、稳住粮食。尤其目前这场“疫情”,让我们更深刻的认识到,中国人必须要吃中国粮食,中国粮食必须要用中国种子的重要性。想起以前跨国企业总是演练各种contingency plan,各种灾难时的预案和应急决策机制,包括不允许核心管理团队搭乘同一飞机。以前总觉得是911后遗症,后来才觉得非常必要。承平日久,让大家在暖房里忘记了风险,风调雨顺从来都是小概率事件。尤其是小概率事件从不均匀分布,统计意义的小概率在具体时间段几乎全是必然出现。科技越发达,对地球的伤害就越深,自然界反馈给人类的事件就越极端,所以面对一个黑天鹅突发的世界,粮食安全不仅仅是生活安全,更是生存安全。

  关于蝗灾的成因以及过境区域的影响,很多文章已经分析的很透彻了,笔者不再多言。下面我们就着重的说一下会不会对我国粮食安全产生影响,会产生多大影响。按照FAO判断,蝗灾的扩大趋势可能会延续到今年6月,届时,蝗群规模甚至可以增长到当下的500倍,最远可以波及到南亚的印巴边界。

  为什么这群蚂蚱很难到达我国呢?这还要从我国的地理环境来说,因为我国西部边境,据守着帕米尔高原、喜马拉雅山、横断山,这“三座大山”,连同缅甸西北的若开-那加山脉,构成了一条天然屏障,海拔均在2000米以上,纵深数十到数百公里。沿线既没有适宜“蝗军”生存繁殖的温度条件,也缺少“蝗军”喜欢的作物,所以应该能有效阻断“蝗军”东迁对我国造成的直接威胁。

  但是,我们也不要轻视,因为印巴两国的农作物已经被吃的很惨了,一旦达到没啥可吃的境地,这群蚂蚱很有可能会改变迁徙方向,万一少量“蝗军”突破地势较低的那加-若开山进至缅甸、泰国,再北进我国云南、广西地区,还是存在较大可能的;还有一个迁徙路径(概率极低)就是蚂蚱绕道中亚进入我国新疆。如果蚂蚱进入我国,也是非常让人头疼的,好在云南和广西都不是我国粮食的主产区,但是是我国甘蔗的主产区,会不会对白糖后市走势产生重要影响,需要高度关注。而且我国云南曾有非洲沙漠蝗危害的记录,因此要密切关注印度蝗虫的迁飞路径,以及是否有新的本地虫源的参与。

  早在2014年,农业部就出台了《全国蝗虫灾害可持续治理规划(2014—2020年)》,规划目标到2020年,农区蝗虫达标防治覆盖率达到70%以上,牧区达到60%以上,基本建立蝗灾监控信息系统。我国蝗虫常年发生面积2.8亿亩次左右,其中飞蝗常年发生3000万亩次左右,北方农牧交错区土蝗常年发生7000万亩次左右,草原蝗虫常年发生1.8亿亩次左右,总体发生平稳。经过70年治理,已初步实现了“飞蝗不起飞成灾、土蝗不扩散危害、入境蝗虫不二次起飞”的治理目标。

  2020年真有可能开启农业大年,主要因素就是世界不确定事件的增多,推升了对粮食安全的焦虑与担忧,更有自媒体的过度解读和资本市场的纷纷加码,让种子头部企业隆平高科、生猪养殖头部企业牧原股份、种植业头部企业北大荒、糖料头部企业中粮糖业纷纷频繁开始涨停潮。

  疫情期间,你为社会做出的奉献,种植者都看在眼里,资本市场都记在心里,无形中都化为了品牌力。大家还记得人民日报微博发了一条双黄连,双黄连瞬间被抢购一空,资本市场相关股票即使在证伪的背景下还是掀起了涨停潮。这个时候人民日报又亲自报道隆平高科为疫区医院送大米,已经充分说明了粮食的第一重要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