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世界私服

我家三代“交工人”血脉中流淌着生生不息的交

  从普通民房到摩天大厦,从道路到桥梁,从现代装饰到古建复原,东阳建筑以其上千年的文化累积,以炉火纯青的建筑工艺,彰显着东阳人的智慧,诠释着东阳人的精神。

  在钟华强的童年记忆里,父亲钟芝新永远是那个在外地挣钱养家的身影,“不记得上次是什么时候见的,也不知道这次能待多久”、“有事找母亲”是他习以为常的生活写照。“我和小时候的伙伴,对父亲的印象都是模糊的,就知道他们在外地搞建筑,造房子造桥修路”。长久的分居让父子之间有些陌生,即便是热闹的春节来临,两个人的交流也仅限日常的问答。可也是这份疏离,给了少年钟华强些许神秘感,只言片语里,建筑是他心里的“大事业”。

  从“老师班”、“营造厂”,再到“综合社”、“公司”,直到今日的“集团”四起,改革开放以来,东阳建筑迎来了猛烈的发展阶段。对于东阳农村的年轻男性劳动力来说,学一门手艺,跟随父辈亲朋出去做建筑,是钟华强那代人的时代标签。

  尽管钟华强念书的成绩一直不错,在师长眼里“是块读书的料”,但他还是决定早日出去学手艺,“随大流”让他觉得脚踏实地。

  1981年,刚刚初中毕业的钟华强带着憧憬和纯粹的愿望来到了浙江省第二公路工程队报到,这是浙江交通集团下属浙江交工大桥分公司的前身。第一个工地是上虞章镇斜拉桥,迎接他的是浇筑工的身份,父亲钟芝新在同一片工地上做电焊,这都是从事建筑行业最简单的工种。父子间共事一个项目,在当时的浙江省第二公路工程队实属难得。

  章镇斜拉桥在浙江交工的施工建设史上,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它是我国第一座独塔预应力混凝土公路斜拉桥,是中国的“斜拉桥之母”。此后在我国和部分国家江河湖泊、辽阔大海上屹立起的一座座气势恢弘的斜拉桥,都有它的影子。多少交工人,在这里开启科研的征程,化作宝贵的财富;多少交工人,从这里接过了荣耀的火炬,传承了梦想。

  尽管父子两住在同一个宿舍,但在没有母亲操持照顾的日子里,两个男人依然没有走近。“他说得最多的就是让我多向同事学习,很少有更深入的交流,更不会为我做规划、指迷津”。久而久之,一道屋檐两处战场,钟华强更喜欢约上同龄的工友在乒乓球台上厮杀,父亲钟芝新则习惯在沉静的象棋盘上消磨业余的时间。这对传统的中国父子,都有着各自的心里世界。

  在年少心性的钟华强眼里,浇筑工的工作很难学到东西,收入也不够体面。泵机打上来的水泥灌进钢筋中,十几个人忙着铺平。年轻人每天就是重复着这样的工作,难免生长出自己的想法。在章镇,钟华强没有找到“大事业”的源头,也没有找到自己的“影子”。半年后,他决定离开章镇,离开浙江省第二公路工程队。在他眼里,建筑应该是另一番样子。

  离开章镇后,1982年,他进入浙江省公路技校重新学习。毕业后,测量、放样等技术工种钟华强信手拈来。这是闯荡江湖前,钟华强给自己的行囊里添加的“技能包”。

  16岁背负行囊,逃离当下,钟华强跟着表哥开始做房建,可走南闯北的日子哪有这么容易。从浇注工“出走”,钟华强的脚步不止浙江省,北至黑龙江,南至福建,搬过五孔板,干过泥瓦工,也有过被肯定和鼓励。可随着眼界的开阔,意识的提升,钟华强产生了更多的见识迷茫以及本领恐慌。

  很多个异乡清冷的晚上,钟华强开始失眠,他常想到,建筑的传统,父辈的传承,自己要继承、要超越的到底是什么?怎么做?带着一身灰,连梦里都是水泥扬起的“烟雾”。

  从16岁的无畏到25岁的迷茫,随大流的十年,钟华强始终难以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朵浪花。“很多次也想回去找父亲聊聊,再讨教讨教。每次都是硬着头皮,想干出点成绩来再说”,就这样一年又一年,奔腾翻滚,跌跌撞撞。

  计划经济时代,面对老一代职工对工作的奉献,企业往往没有相匹配的市场化分配机制。、包分配制度成了最大的补偿和激励。子承父业也屡见不鲜。

  为了能让儿子更好地,父亲钟芝新留下来,和钟华强共同参建杭甬高速试验段。这是浙江省第一条高速公路,也是浙江交工发展史上又一里程碑式的项目。“从章镇斜拉桥到杭甬高速,我能在交工的大项目上工作锻炼,无疑是幸运的”,十年的跌撞,让钟华强更为珍惜眼下的机会,他找到一个师傅,认真学习起重吊装技术。工作交接的这半年,钟华强认识了一个不一样的父亲,他开始言传身教,开始更多的主动交流和询问,与十年前不同的是,父亲也让他懂得了,讷于言谈并不是淡漠,而是深沉的爱和期望。走过的弯路,可能是父爱最好的礼物。

  身后,是父亲的爱与期许,向前,钟华强一路披荆斩棘。1997年通过安全管理资格考试;1999年升职施工员管理岗;2004年从事过大小各种工序的钟华强转岗做安全员并取得了安全员C证;此外,得益于公司的支持,钟华强更是先后接受了架桥机、拌合楼、装载机等设备的培训。“那个时候,这些设备都是国外进口,培训还得专门去上海。”言语之中既有钟华强的骄傲,又有岁月沉淀下来的经验。

  2016年以来,考证实践两不误的钟华强像消防兵一样空降到不同的项目分管安全事宜。装满的“技能包”在安全管理岗位上开始反馈给钟华强最大的支持。每一项曾经参与的工种、操作的设备都让钟华强对未知的安全隐患预判准确。2019年开始,浙江交工在原有安全体系的基础上增设“首席安全官”、“安全总监”两级安管职位,为新时代大体量、高科技的现代交通工程建设,织密安管队伍网络。目前,钟华强在沪杭甬高速杭州段钱塘江新建大桥项目部担任安全总监一职,三十年前四处寻找“影子”的小伙已经成了项目的“定海神针”。

  也许,工程人注定漂泊,留给孩子的多是背影。童年生活里父亲的缺席让钟华强决定遗憾不能在下一代人身上重演。每年暑假,妻子和孩子总会来到钟华强工作的项目生活一段时间。

  不同城市的风吹在女儿钟彬倩的脸上,也吹进了她的心中。钟彬倩爱上了这份“自由”,一心奔着“交通人”去了。这和钟华强设想的老师职业完全不同,但又拗不过这份传承。

  延续钟家的老传统,入职第一年,钟彬倩也和父亲共事了一年。少年人的成长伴随着父辈的当年,她的加入让传承流淌出了新的道路。钟华强眼中沉默寡言的父亲到了钟彬倩耳中成了同事故事里的“夸张”老头,因为嫌弃盐水吊瓶时间长而直接喝下去的急性子刷新了钟华强对父亲钟芝新的认识。

  同样的,一年时间钟彬倩也好似重新认识了父亲。“内业与外业相辅相成。女孩子心细整理内业文件有优势,但也不能丢掉外业,应当全面发展才有竞争力。”父亲的谆谆教导是钟彬倩进入职场收获的第一桶金。

  初生牛犊不怕虎。往前冲和忙碌是钟彬倩努力工作的态度。专注于一件事是钟彬倩从父亲那里学到的第二招。她选择了路面施工。混凝土浇筑、沥青摊铺,一个是连续作业,一个是抢晴天作业,连轴转是经常的事情。做工程队里的最强女生,钟彬倩竟然还有些享受。

  四十年前,春风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浙江交工迎来了跨越式发展。这是最好的时代,只要努力,成就感扑面而来。八十年代的自主改革,九十年代的业务拓展,新世纪的高精尖战略,钟彬倩得以站在潮头眺望辉煌。

  2021年,浙江交工参与承建的最大路面项目——福建莆炎高速三明段建成通车。这里面洒满了钟彬倩的汗水。“从爷爷开始,公司承接的项目可能也就几十万,现在是上亿。除了传统的高速、桥梁建设,公司还参与了港航、地铁等的建设。” 无数交工人凭借脚踏实地的才干竖起一座座丰碑。时至今日,浙江交工参与建设的交通工程,遍布国内的高山、河流、峡谷、海洋,更是走出国门,将现代交通的便利延续到更远的土地上。

  像钟华强一家这样的“交工几代人”还有很多。他们充分发扬交工人的“铁军”精神,将极大的热情投入到交通建设事业中去,正如钟华强所说,“我们以此为荣,更是以此作为身份名片。接过父辈的接力棒,再将接力棒稳稳地交给后辈。这是延续,更是传承!”

  其实,父子之间的情感是简单而又复杂的,是一种想要变得比对方更强来证明自己的情感,也是一种爱着对方却不敢说出的情感。这其中既有子承父业、奉献青春的“大我”情怀,又有父爱如山的“小我”温情。

  2007年,父亲钟芝新因为高血压引发中风,来势汹汹的病情甚至没有给钟华强守在病床前一边照顾父亲一边回忆的时间,父亲就永远不在了。这是遗憾的,在采访的讲述中,钟华强一度回忆不起父亲对自己有何期许,能记得的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父爱如山的威严,中国男人情不外露的传统都让钟华强感叹童年时缺少父亲的陪伴。映射到一双儿女的身上,钟华强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总想多参与一些。年过半百,钟华强的愿望也变成了孩子能常回家看看的挂念。

  我家三代交工人,钟华强一家的奋斗史可以说是交工68年发展史的一段缩影。从国家单位的“铁饭碗”到改革开放自力更生,有真才实干就能获得一席之地,再到新时代下标准化、机械化、现代化的健全企业。摈弃传统窠臼,立足市场经济,用科技创新打响自主品牌,公司与人的发展皆与时俱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